更新時間

 

 

IMAG1007  

鳳林,花蓮溪一景

 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第一章     與惡魔的對話

 

  美國東部海岸,克勞德郡,正確的稱呼應該是「克勞德庇護所」。

  克勞德庇護所的確切位置應該是過去羅德島州的東南處,占地約是四十多平方公里的橢圓區塊,居住人口數接近五萬人左右,是相當的稀少。在這塊區域的邊緣則有城牆圍繞,當然的這道城牆能真正發揮用處卻少之又少,那既然用處不大,為何還需要這道城牆?

  城牆的用處是為了隔離,與其說是隔離不如稱呼為禁錮吧,禁錮生活在這庇護所的人們,控制他們的行動範圍,一來是為了社會安全,二來為的是防禦外來入侵,因為在城牆外也就是人們口中稱的「荒原」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楔子

 

  略些斑駁的牆面上掛著一個樣式古樸單調的掛鐘,順著牆面看去除了這個掛鐘外,與天花板交界處懸掛著木製十字架,十字架上有著耶穌的小銀像。

  環顧四週可以發現這是一間蠻寬敞的房間,這片光禿禿的牆對面則是一整片的書架,書架內井然有序地放置著書籍,而書牆旁擺放著一架長梯,應該是為了拿接近天花板的書堆所用吧。而在第三、第四面牆上各有一扇落地窗,這兩扇窗遙遙的對立著,落地窗外是庭院,月光斜灑而下照亮的院子,透過其中一扇窗進來,房間也隨之明亮起來。

  房間的中央處有一張沉重、巨大的製圖桌,桌上凌亂的堆滿書籍,數十張畫滿塗鴉文字的廢紙隨興的丟置,還有一個木製的筆筒,裡面卻只有兩支原子筆。房間角落有兩張陳舊的木椅,上面有著粗糙的刀工雕刻出的紋路,在扶手的部分還雕出鳥首的模樣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十二、山雨欲來風滿樓

 

  青柳一見那位老叟趕忙將手中的樹枝放置一旁,三步併作兩步走了過來,口中還道:「公子,您睡不著啊?吃了藥後身子骨應是會舒坦多,怎麼著?」

  那老叟不是別人,正是當年叱吒江南一代的「公子」公冶離,只見他雙眼中帶著微微的笑意,直直地瞧著青柳,但是卻不說話。

  青柳瞧了公冶離一眼,隨機又將眼神飄開,心中輕輕嘀咕:「這老兄他不說話又是怎樣?」但是口中卻又續道:「公子,那不然咱們在這庭院中稍些遛遛,再進續歇息還成。」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記憶卡

 

  無法讀取檔案。

  這一行字在螢幕上顯得格外刺眼,我又嘗試著點了點滑鼠,還是沒有任何動靜。

  我將記憶卡拔出,又插了回去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十一、此恨綿綿無絕期

 

  漢水兩岸盡是蘆葦,蘆葦已逐漸黃。

  江上一艘不大不小的扁舟正隨波逐流而下,船尾安座的一位婦人,那位婦人身穿簑衣,半白的頭髮隨興地高盤成髻,幾縷髮絲隨風飄盪。婦人靜靜地不說話,臉上隱隱布滿憂慮,他舉目遠望的青山綠水的盡處,時間悄然的流去,身後的夕陽也漸漸下沉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  看著手中剩下的半截香菸,我的嘴唇微微發顫著。

 

  這是今天的第二包的最後一根香菸,我隨手將印著萬寶路的空盒子揉爛,輕輕地丟在地板。

 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十、往事過往成雲煙

 

  黑色布塊下是一張略帶滄桑的面容,額頭眼角面頰已有些許皺紋,歲數約莫快五十歲,燕鴻竟是位婦人,且看皺紋半佈的面容,若在二、三十年前也定是為美人。

  燕鴻面色凜然,冷哼一聲,自腰間上扯下一條約莫七、八尺長的精鋼鐵鎖,這鎖鏈尾端上還鑲著一道彎鉤,這鐵鎖鏈至少約十來斤重,他適才竟能背負如此重量亦可與江、柳二人打成平手,可見功力真是不在話下。

  燕鴻右臂猛然一帶,同時運上內勁,鐵鎖鏈毒蛇出洞般竄出,在空中一陣盤旋後直逼向江才郎,他知道江才郎功夫猶在柳青塵之上,若要盡速取得胭脂刀,定要先將這湊熱鬧的傢伙去除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九、英雄寶刀贈美人

 

  胭脂刀,這柄神兵利器來約三、四十年前天下第一刀客所擁有,當時江湖依舊紛亂之勢,公冶離以這柄彎刀打遍天下各路英雄好手,打響了名號,闖出了名堂。權勢名利最是要不得的東西,這對公冶離也是有著莫大誘惑,他想成為人人口中讚頌的英雄,英雄不能缺的便是純釀、美女、寶刀,心中有此念頭時他便開始行動,他並不想一統江湖,他盼的是能夠雄霸一方,成為一位舉足輕重的腳色。

  他整整花了約二十五載的年頭,收服的一干人馬,並在江南之地安置了他的霸業,近年他早已遣散許多舊部,因為他老了,他也知道自己快不行了。他只留下七位自己最信任的助手,三位曾經稱霸大江南北的江湖好手,以及當年名諱「天山四鬼」的魑、魅、魍、魎四位胞兄弟。

  當然的,英雄身側必定要有個美人,他曾經追求過天下第一美女,出身逍遙門的蘭玥,為得到美女傾心還將賠了他二十多個年頭的胭脂刀相贈,古言道:寶刀贈美人便是如此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水天一色

 

一、冷意

 

  曙光乍現,朝陽映於江上泛出粼粼水光,江邊的蘆葦叢大半已枯黃,草芒上掛著幾粒晶瑩圓潤的露珠,一陣清風徐來透著冷意,彷若透露出秋日將盡。陡然幾聲雁啼,江面上躍起數十來隻大雁,往南遠去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《要命的一刀》

 

(一)

 

  就只一刀,人已斷魂西去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《尾聲》

 

  午後時分,暑氣蒸騰。

  「師傅,那件風波後來是怎麼平息的?那司馬莊主呢?」一位年約二拾物六歲的年輕小夥子在林子中練著拳路,口中不慌不忙問道。

  一旁證在端詳的人,是位年約五十好幾的漢子,那漢子笑了笑,淡淡道:「大家念在那位司馬莊主兄長的義事,大夥也不再提起了!那位司馬莊主,聽後來的人說,他一個人望著天際靜靜地離開這花花世界,可惜了一位人才,因兄長之死而發瘋癲狂,真的可惜了!」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(十一)

 

  有道是親情重於山,恩情身於海,司馬古羽記憶中的兄長,像個父親般領著他成長,一同在田埂邊捉田雞,拿著彈弓到林子打鳥雀……甚多兒時回憶、兄弟友愛使得司馬古羽無法接受兄長死於九龍寶剎一役。

  倘若一個人不想面對現實時,便會製造出虛假的記憶來欺騙自己,司馬古羽曾經欺騙自己,騙自己說兄長只是出了遠門,再過些日子便會回到這個家。然而江湖上流言蜚語卻逼得他不得不面對現實,撕心裂肺地接受兄長的死。

  因此,他認為他兄長死得很冤,因為冤便無法入土為安,他要為兄長討回個公道,因為他知道兄長的死因並不單純,唯有拿那些尖人小人的鮮血來祭兄長在天之靈,才是唯一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(十)

 

  司馬莊大廳內,雖是三更時分,除了司馬古羽、空善大師、玄機道長以及育蕭仙子猶未入睡外,眾群豪早已酣然入夢。

  廳內燃起數十來跟大蠟燭,將室內照的如白晝般明亮,一點也瞧不出外頭早已是夜半時刻。

  四個人在聽只是靜靜地品著茶,沒有一人開口說話,在稍早一更前的時候也是如此安靜,沒有人願意打破這寧靜的夜晚,四人動作也是輕輕慢慢,怕稍嫌大了碰出聲響,壞了這安詳的氣氛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(九)

 

  蕭鼎天第二掌疊加在第一掌之上,掌力更加極盡雄渾,竟掃起地上塵沙,而地面的火炬禁不住這驚濤般的掌風噗地滅去,登時四周沒入夜色之中,唯獨可見的是萬先生手中的鋼刀以及天上黑雲團繞而朦朧的月亮。

  萬先生萬萬沒想到蕭鼎天獨剩一條臂膀竟猶有如此功力,還可以與自己纏鬥上一陣,看來他威震海南,雄據一方並不可忽視,當下心念已定,趁這火光突滅之際,一寧身一個飛步讓開掌勁,手中鋼刀運起風字訣,晃眼間刀光漫天飛舞,如同一團銀霧攏了過去。

  蕭鼎天這一掌卻也害了自己,他被這陡滅的火光一驚,掌勢一緩立時消去五成力道,但要在此提起內勁抵抗卻以萬萬不及。有道是武學大忌,神要寧,心要專,如此才可發揮十成十的功效,適才的一個閃神無疑是讓給了萬先生千載難逢的機會。

Ak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